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投票

徐沐阳 当前:1528

停不下的公益脚步

——记艺术设计学院2010级学生徐沐阳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和公益零距离接触,也没有认真地思考过,自己会去福利院看望孤寡老人,去特殊教育学校看望残疾小朋友,去云南明德小学支教,去徽开古道徒步环保……而当他走在这条路上,回首一望,突然发现,自己实际上已经与公益携手走过了快四年的时间,它已经深入到自己的身体和思想里了。

他就是徐沐阳,我校艺术设计学院学生,现任学生会副主席、班级班长。除此之外,他还有更多的身份——“点爱”公益团队负责人,并且在全国NGO传递童年教育促进会和全球孩童创意行动公益组织DFC南京分区任职。

2010年,走入大学之前,他乖、听话,视高考为唯一目标;进入大学后,他像一个闲不下来的马达,旅行、公益,四处闯荡,努力追随公益梦想……

 

云南支教,与孩子们结下深厚情谊

2012年7月,徐沐阳和7名来自南京各高校的同学组成普洱支教小分队,前往云南省普洱市江城县整康坝明德小学进行为期一周的义务支教。普洱市江城县位于我国的南端,与越南、老挝接壤,地处偏远。由于没有资金赞助,所有的项目都是自费,包括车旅费。为了节省路费,他们一行人没有选择坐飞机,而是从南京出发,40个小时的火车至昆明。下车,转车,9个小时到达普洱。再转车,颠簸4小时,下车,转车,一个半小时,马不停蹄,花了三天的时间终于到达了整康坝明德小学。

7月的明德小学还没有期末考试,也没有放暑假。由于从小热爱美术,手工灵巧,徐沐阳便主要负责同学们的手工课,另外还负责地理课的教学。整康坝地处亚热带地区,接近赤道,又没有空调,“一天下来,整个衣服都是湿的,一整天就没有干过”。他毫无夸张地讲道。

回忆起那一段往事,他记得有一户人家,家住半山腰,父亲种茶叶,母亲赋闲在家,每月的收入不过一千。姐弟二人,姐姐上五年级,弟弟上一年级,那一次去他家里家访,坡极陡,四肢并用得爬半个小时。2012年的时候,明德小学的宿舍设施还没有建全,走进校舍,只有简单的床架,学生们上课都需要自带床板。没有澡堂,洗漱随意。这让徐沐阳触动很深:“整个小学里共有15个少数民族的小孩,他们甚至语言都是各异的,因此在汉语学习上存在很大的困难。更别提家长了,家长签字有的时候都是摁手印代替。”支教的老师告诉徐沐阳,这里的师资非常匮乏,很多支教的老师别说成家,连朋友都没有。

时间飞速,十天不过白驹过隙。但这十天里,孩子们与徐沐阳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临走的最后一节手工课上,徐沐阳教孩子们做贺卡,孩子们的“期末作业”却成了送给徐沐阳的礼物。简易的贺卡上,歪歪扭扭甚至看不清楚的文字,依稀能看见的便是“天天向上”。每一张,他都细细珍藏,放在书桌的抽屉里,偶尔端详,都是一种温暖。

离开整康坝,徐沐阳记录下这样一段文字:记得第一次走进教室时,孩子们那一双双好奇的眼睛;记得孩子们早上那响亮而好听的朗朗读书声;记得我们光着脚丫,一起在操场上飞快奔跑的样……每个孩子可爱的样子,都印在我脑海里,他们每张可爱的笑脸,就像江城整康坝土卡河岸边的萤火虫,就如夜里整康坝漫天星星。我们所做的一切也许如星星般渺小,但如果每个人能成为那会发光的一点,都加入我们公益的队伍中来,那黑夜将会更加璀璨,公益的道路也会越走越宽。

时隔一年多,孩子们依然没有忘掉这位不高、微胖却相当亲切的大哥哥。偶尔还会发一发短信、打一打电话。整康坝,地处山区,信号有时候不稳定。隔着手机,夹杂着“呲呲”声,听到那些亲切的声音,一切都仿佛还在昨天。“那年支教回来,放寒假之前,还有一个小孩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那里过年。”“去云南支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圆了我做公益的第一个梦。”

 

微公益,不止于支教

有这样一支民间草根公益团队,取名“点爱”,渴望点点小爱筑成大爱,用自己的小小力量,为这片土地做些真正有意义的事情。他们做自己的公益,满腔热情致力于关注弱势群体、关注社会。“点爱”公益团队创立于今年5月,是徐沐阳和在之前参与过的公益活动中认识的朋友创建的。最初5、6个人摸爬滚打,到现在已经拥有固定成员约30人,“点爱”在每个人的努力下逐渐壮大起来。

在很多人印象中,“公益”的定义狭隘地局限于支教等,环保问题不屑去关注和改变。徐沐阳读的是环境艺术设计专业,因此对环境问题更加敏感。环保不仅仅是人对自然的保护和赎罪,也是帮助他人的途径之一。

今年11月,他以“点爱”公益的名义,在人人网发起了“拯救江南的墨脱——2013安徽白际‘绿色背包’环保徒步”行动。白际是安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也不通电话的乡镇,那里保留了徽州最原始、纯朴的风光和生态环境,被誉为“江南最后的秘境”。由于尚未开发成景区,没有相关单位负责徽开古道的清理工作,也没有垃圾桶,但其特殊性吸引着相当多的背包客慕名而来,所以沿路的垃圾随处可见。徐沐阳发起这次活动,号召参与活动的人随身携带垃圾袋,在古道上边走边把路边的垃圾捡起。一位广州的40多岁的大叔特意坐飞机赶到黄山与他们会和一起参加这次活动。

他们从南京出发到黄山,从黄山坐车去榆树乡,再转车到达徒步旅行的起点岭脚村。走了一夜山路,到达白际也未作休整,徐沐阳便带领着他的团队出发了。从上午十点到下午四五点,他们一共翻越了三、四个山头,走了近20公里的路,沿途边走边把视野范围内的垃圾都捡到自己的大垃圾袋里,期间只有用随身携带的干粮充饥。漫长艰苦的路途让志愿者们苦不堪言,有个姑娘随口抱怨道:“这样的地方谁来第二次就是傻子!”徐沐阳呵呵一笑:“我就是第二次来了啊!”

采访中,徐沐阳提到了公益的感染力。去上海的时候,他发现大家乘坐电梯的时候,大多数年轻人已经有意识自觉靠右,留出左边的应急道。“我曾经这样假设过,如果我们组织十个人,上电梯的时候一律靠右,那么我相信,接下来乘坐电梯的人也会自觉靠右的。”

“现在做公益不是说一定要去支教或者做其他的,我们力量微薄。而现代社会是一个更强调‘微’的时代,草根的力量凝聚起来会有一个很大的推动作用。所以,微公益也是人人可以做的。”他一次次强调。

 

 “自己做的事情自己知道就够了”

今年,徐沐阳已经大四,因为成绩优异,被保送至东南大学建筑学院。因为热衷于旅游和公益活动,所以他每年的暑假并不是像大多数人选择去单位实习。在寻找工作的过程中,单位看到没有实习经历和专业背景,他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是对于毕业后的公益梦,他丝毫没有松懈过。

11月,徐沐阳又加入了全球孩童创意行动公益组织DFC南京地区管理团队,负责媒体宣传工作,传递“感受、想象、行动、分享”的DFC理念,鼓励孩童通过自己行动改变社会、改变世界。DFC鼓励孩子们在生活中发现问题,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做出微小的改变,传递爱和公益的力量。他始终乐此不疲。记者了解到,徐沐阳既是班长,又在校社团担任职位,还参与着各项公益组织和公益活动,在如此强大重压下,他是如何走过来的。他低头一笑,“最忙的时候是大二,每天睡觉时脑子里就不停盘算着每件事,不停思考着到底还有哪些事情没有做。”徐沐阳却是个闲不下来的人,“如果让我一下午呆在宿舍什么事情也不做,那我一定浑身不舒服。”

每每提到“事业”这个词,人们通常都会问这些被采访对象亲人的态度,但在徐沐阳这里,一切显得有点特殊。他的父母支持他所做的一切,但对他所做的一切公益活动却知之甚少。低调如此,不能不让人惊讶。“其实,自己所做的事情自己知道就够了,不需见报、不需张扬、不需姿态……”这便是徐沐阳的态度。从始至终,他都是纯粹的,初衷纯粹,行动纯粹。因为公益,始终是他的梦。

刘若英在《最好的未来》中唱道:“每种色彩都应该盛开,别让阳光背后只剩下黑白,每一个人都有权利期待,爱放在手心跟我来,这是最好的未来”,徐沐阳坚信:最美的梦想在路上,最好的自己在远方。

 

(学生记者  朱文慧 徐雪晴 彭硕)


友情链接南京林业大学 | 南林新闻网 | 南林青年网 | 党委宣传部 |

版权所有 © 2006-2013 南京林业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保留所有权利
  网站制作维护:南京森帕网络 地址:南京市龙蟠路159号(邮编:210037)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