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在线投票

聂宏善 当前:2301

扎根栾川16载 为把山河披绿装

——记土木工程学院1988级校友聂宏善

他是全国重点高校的毕业生,放弃在省城优越的工作机会,从千里之外的甘肃来到条件艰苦的河南省栾川县;16年来,他始终扎根在林业事业最基层,当年英姿勃发的青年如今已是年届不惑;工资发不出,生活困难,条件艰苦,他没有动摇;他挚爱林业事业,工作兢兢业业,像头老黄牛,为了栾川的山水更加美好,倾注了全部心血。他就是土木工程学院1988级校友,栾川县林业局高级工程师、河南省劳动模范聂宏善。

 

公园开业那天,他写信告诉父亲,“我的选择是对的!”

聂宏善1965年出生在甘肃省天水市北道区元龙乡一个偏僻的山村。他从小勤奋好学,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尖子生”。1984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京林业大学森林工程系森林采运专业。父母和亲属都巴望着他从此跳出农门,到大城市工作。可是,儿子没有满足他们的愿望。1989年,这个获得学士学位的高材生,在毕业分配到甘肃省林业厅时,却主动提出要到河南省栾川县去工作,到栾川后又选择了条件十分艰苦的龙峪湾林场。家人和同学们都不理解,聂宏善道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说:“四年大学生活,我已深深喜爱上了林业,既然是学林的,就要把知识用到最基层的林业实践中。栾川是林业大县,再苦我也不怕,我愿意把全部心血贡献给林业事业。”

在龙峪湾林场时,他是全县唯一的全国重点大学本科毕业生。90年代初期的龙峪湾林场正处在资源枯竭、经济危困的双重压力下,是全省有名的贫困林场。为摆脱困境,走出一条适合林场特点的发展道路,聂宏善和场领导一起走遍了全场的每一个小班,每一个山头和沟岔。经过大量的调查和可行性研究,2000年,在聂宏善的倡导下,栾川县制定了“旅游强县”的发展战略。找到了出路,聂宏善通宵达旦,超负荷工作,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龙峪湾国家森林公园的可行性研究和总体设计规划,又主持完成了龙白公路、公园山门、宾馆改造、鸡角尖凌霄阁及长廊、游路系统、景亭等系列旅游基础工程的设计与施工,使龙峪湾林场国家森林公园以最快的速度达到了开园条件。开业那天,他欣喜不已,激动地给远在千里之外的父亲写信,告诉父亲,“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林场今后有了新的出路了!我真切地感到,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今后我的用武之地更大了,我已深深地爱上了栾川,扎根在栾川”。

2001年,19万;2002年,60万;2003年,180万;2004年,249万;2005年,389万;2006年,440.1万;2008年,500万……如潮的人流给栾川送来了一桶又一桶“金”。在聂宏善的带领下,栾川县20%的农民依靠“旅游强县”战略脱贫致富,有人形容是“一个洞富了一个乡”、“一座山富了一个县”。聂宏善探索的生态旅游模式,成效显著,被国家林业局和河南省林业厅领导、专家称赞为“栾川模式”,在全河南省范围内推广。

如今,聂宏善已是一位资深的林业专家、高级工程师。离开龙峪湾林场之后,他担任过县林科所副所长,天保工程实施后又被抽调到县天保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无论工作岗位怎样变化,他始终把林业事业作为自己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妻子强忍泪水对他说,“你去吧,我能照顾好自己。”

刚分配到龙峪湾林场时,正是林场最困难的时期,没有树木可采,经济极度危困。干部职工住在低矮潮湿的房屋里,多见石头少见人,吃不到新鲜蔬菜,十天半月尝不到腥荤。因为大量的工作在林区一线,在潮湿的简易工棚里一住几个月是经常的事。更严重的是林场长期拖欠职工工资,最长时连续18个月领不到工资,大家都担心宏善这个本科生受不了这样的苦。

聂宏善的家庭并不富裕,年迈的父母为了供他上大学花了很多心血,他也很希望自己参加工作后,能尽快为家里分担些经济负担。那时候,他为自己没有这个能力深感内疚。但是为了实现“栾川山披绿”的梦想,他咬紧牙关,硬是留了下来。当时林场人才奇缺,他一个人经常要干几个人的工作,除主持生产技术方面的工作外,同时负责全场劳动工资、老干部、世界银行贷款中国国家造林项目的管理及项目会计、统计、文秘等多项工作,每天工作长达十六七个小时。那些日子,节假日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虚无的概念。

结婚时,他仅休假了两天。妻子是个贤慧人,没埋怨一句,她知道丈夫事业重要,工作忙。1997年9月12日,妻子生产了,由于父母远在甘肃,伺候爱人全靠他一人。当时林场里的森林公园建设施工正处在关键时期,他人在家中,心在岗位,天天惦记着工程进度如何,施工质量能否保证,几个关键技术环节能不能达到要求。他在妻子身边照顾了七天,再也忍不住了,委婉地向妻子说出了自己的心情。妻子强忍泪水对他说,你去吧,我自己能照顾自己。”他抚摸着妻子的头发,亲亲熟睡的女儿,狠心回到了岗位。至今提起这件事,聂宏善总是心怀愧疚,说对不起她们母女俩。

 

“想不到这个整天一身泥土、一身汗臭的人是林业专家。”

聂宏善的艰苦朴素是出了名的,他的衣着总像个乡下人,土里土气。不是他不愿花钱,实在是经济拮据。至今,他仍没有自己的住房,借居在栾川县林科所的两间旧瓦房里。因为他来栾川后的前14年里,都是在“自收自支”单位工作,工资低而且没有保障,家里负担大,经常入敷不出。他从没有为自己的待遇找过领导,只知道默默无闻地工作。

1998年9月,聂宏善调到栾川县林科所,任副所长。林科所经费紧张,科研项目少,职工无事可做,经常发不到工资。上任后,他经过大量调研考察,提出了利用大量闲置土地,推行职工承包经营责任制,开发花卉业和发展名优特新林果种苗的思路,得到领导班子和职工的一致响应。聂宏善既要和职工一样承包土地,又要负责技术指导和销售服务等工作。每天,他都要起早贪黑,耕地、锄地、担粪、搬砖,脏活累活样样抢着干。工友王师傅笑着告诉记者:“不了解内情的人,估计谁都想不到,这个整天一身泥土、一身汗臭的人是个副所长,是个林业专家。”

经过艰苦努力,林科所的花卉和种苗产业很快得到发展壮大,每年都为社会提供优质花卉60多万株,并承建了机关、企业绿化美化工程,受到社会各界高度评价。职工月均收入也由九十年代末的300多元提高到现在1000多元。

 

看到他憔悴的面色,林业厅的同志赞叹道,“你们的天保工程我们放心!”

2001年2月,天保工程刚刚进入实施阶段,河南省林业厅通知栾川县在5天内上报实施方案,过期将直接影响国家对该县的投资。接到通知时,除了国家和省里有关天保工程的政策性文件外,没有任何资料可供借鉴。初次接触全县林业工作的聂宏善二话没说,立即着手翻阅资料,领会政策,编制方案。整整三天,每天晚上伏案到十二点,眼睛熬得通红,嘴唇干裂,他全然不顾。

凭着扎实的业务基础,他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方案的编制,连夜送到郑州。谁知省里又提出了修改意见,聂宏善立即返回栾川,修改方案、打印,到县政府盖章后已是夜里10点。为了确保按时把方案报去,他两天之内第二次连夜往省城赶,终于在第二天凌晨4点赶到郑州。上午8点,他准时出现在河南省天保中心。看到他憔悴的面孔,省林业厅的同志感动地说,栾川有这样的工作作风,你们的天保工程我们放心!

在省林业厅,许多人都知道栾川林业局有个聂宏善,他干工作是个“拼命三郎”。大家都说,聂宏善干起工作来,是一头“老黄牛”。他自己却说,活是人干出来的,干工作能累死人吗?我们的时代就需要老黄牛精神!

谈及16年扎根栾川林业事业最基层,他充满激情地说:“只要把栾川的林业建设得更加美好,再苦再累,值!”

 

(学生记者 刘雯雯)


友情链接南京林业大学 | 南林新闻网 | 南林青年网 | 党委宣传部 |

版权所有 © 2006-2013 南京林业大学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保留所有权利
  网站制作维护:南京森帕网络 地址:南京市龙蟠路159号(邮编:210037)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